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经典案例 >
天水马跑泉:玄奘大师东归之路的迷雾

  天水,城外,一座千年古刹寂然而立。民间传说,千年前,西行求法的玄奘回程时,从这里走过,留了一段传奇故事。

  当年,玄奘大师是如何翻越崇山峻岭一路向西的,他又是如何沿着蜿蜒的河谷一路东行的。如今,我们能找到大师曾经的足迹吗?

  玄奘西天取经的故事,是流传在丝绸之路上的不朽传奇。千年来,这些传说被人们附会了各种神秘色彩,最终演绎成各种神怪故事,从而走入《西游记》中,坚毅卓绝的玄奘,也变成了小说中的唐僧。

  天水,是玄奘大师西行求法时走过的地方。民间传说,他取经东归时,也曾经路经天水。大师两次路过此地,留下了大量的遗迹和故事。千年后,大师留下的足迹还在否?不久前,我们前往天水寻找隐藏在岁月深处的历史残片。

  出天水市区,沿着通往麦积山的路而行,走不多远就遇到了一个小镇马跑泉。这里位于楚阳山北麓,距天水市约20公里。我们抵达时已经是中午时分了,小镇上人来人往很是热闹。这座小镇的出现,似乎也在唐初,算算时间,和玄奘大师离开长安,孤身西去西天求法的时间相差不多。据说,唐代名将尉迟敬德与番将大战,由于军中缺乏饮水,干渴无奈之下,战马在地上刨出一泉,镇子因此而得名。

  民间传说,当年唐僧西行取经归来,途经天水三江口。三江口大体在今天水的麦积区一带,这里是渭水、牛头河、永川河三河交汇,故而民间俗称为三江口。唐僧来到河边,只见水势汹涌,他孤身一人无法渡河,正在一筹莫展时,河水中浮出一只巨龟。这只巨龟甚有灵性,询问唐僧来者可是取经人。巨龟和唐僧对答一番后,巨龟就送唐僧过河了。就在唐僧上岸之时,巨龟请唐僧问问如来,它长年在这里驮人过河,何时能成仙。结果,唐僧到西天时把这件事给忘记了。他东归时,巨龟再次驮他过河,在河中巨龟询问托付之事,唐僧无言以对,巨龟生气,沉入水底,经书浸湿。唐僧就在对岸的石头上晒经书,后来人们为纪念唐僧,在此修建寺院名曰晒经寺。

  在小镇的十字路口,停着不少的出租车。“师傅,晒经寺咋走?”天水朋友用正宗的天水方言向路边的几个出租车司机询问。一位出租车司机说,往前走二十公里再问。于是,我们就匆匆穿镇而过,直奔二十公里之外。一路询问,直到走过了三十公里也没有找到晒经寺。

  最后遇到了一位村民,他告诉我们,晒经寺就在镇子上。我们只好返回。再次回到了小镇的十字路口,抬头看时,忽然发现渗金寺三个字就在我们左前方的墙上。这或许就是“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”的禅意了,抑或者称之为缘分。

  天水和玄奘大师很有缘分。贞观元年(或贞观三年),唐太宗李世民刚刚登基不久,长安城遭遇一次灾荒,官府不得不下令开放户籍限制,让长安城的百姓向四周流动就食。而玄奘乘着这个机会,和秦州僧人孝达,一起离开京城,向西而行。此时的玄奘,隐姓埋名,悄然而行。他们出长安,过咸阳,沿着陇山古道,翻越陇山,一路辗转到了秦州。玄奘在秦州简单休息一天,和孝达告辞后,就跟着几位客商一路到了兰州,在兰州休息一夜后,又和凉州来兰州运送官马的客商一起,前往凉州。在凉州,玄奘停留的时间比较长,大约有四个月,受到了人们热情欢迎。

  玄奘大师的西行,记载得简单至极,一路上经历的风霜艰难,被寥寥数语所全部概括了。其实,对于古人来说,千里跋涉,绝非轻而易举的。其间,所遇到的艰难险阻,绝非今人所能想象。

  我们的左面是一个非常热闹的乡间集市,站在十字路口,仔细盯着远远的墙壁上有“渗金寺”三个字。原本很醒目的字,如今却因市场的纷扰,而变得有些模糊不清了。

  穿过热闹的集市,向寺院方向走去,结果一堵墙挡住了我们的去路,没有发现寺院山门,只能继续打探,有了前车之鉴,这次我们更加谨慎一些。先问了一个商贩,他们说从集市中到不了寺院,必须到马路上在前面的一个路口上进去。而另外一个同伴则打听到了相反消息,从集市上直接走过去就到了寺院。最终,我们选择了穿集市而到寺院路径。果然,拐入另一条小巷后,没走几步就看见了寺院山门。

  这是一座比较精致的古寺。为何说它精致?寺院规模不大,但却布局严整,楼阁参差。一进山门,是一个狭窄的小院,三层楼的大殿正对着山门,从大殿两侧的台阶上去,后面建筑才逐次展开,一座千年古寺的风采尽显。

  院子内有两株异常粗壮的柏树,人们说这两株千年古柏就是当年修建寺院时留下的。山门后面有一幅匾额上书“古晒金寺”,门的两侧则是一副对联:“自在禅林天雨华,清净福地水渗金。”

  这副对联写出寺院的变迁和往事,也将一个历史谜团展现在人们面前。关于唐僧晒经的故事,我们还能在《西游记》中看到。只是不知道流传在天水三江口的传说早,还是源自话本的《西游记》故事更早一些,两者之间究竟是谁影响了谁。不过一些研究《西游记》成书历史的学者认为,这个故事可能在宋代就形成了话本。人们认为,秦州是宋王朝在西北的重心,而从秦州往西就是宋夏对峙的前线了,宋人对西域的认识也仅仅局限于秦州一线,更西的地方只能靠传说了。诞生在宋代的《西游记》话本中,不少是以秦州为背景创作的。天水的朋友们认为,天水和《西游记》的成书有着深厚的关系。

  我们沿着陡峭的台阶,到了晒经寺的第二层,眼前同样是座非常精致的小院,几株古柏随意生长,几束绢花插在殿堂前栏杆上,一尊古拙的老虎石雕被人们摆放在小院一隅,小院内寂静至极,我们是仅有的几位参观者,很有些“古寺无声风扫地”的味道。我们向管理者询问有关玄奘大师的故事,管理者有些茫然。这座寺院虽然以玄奘大师晒经而得名,但后来又改了一次名。或许,许多关于大师的故事就被幽静的岁月抹去了。

  到了唐末,这里又发生了一个故事,这个故事知道者就不多了。此时,天下大乱,一位名叫慧远的僧人,来到天水躲避战乱。当他行走马跑泉附近时,饥渴难耐,就俯下身喝溪水,谁知随身携带的装银子的竹筒掉到小溪中被水冲走了。天黑了,僧人只好在镇上借宿。第二天,他慕名前去观看泉水,谁知却在泉眼中发现了他掉入溪水中的竹筒。于是,慧远穷十年之功,再次修建寺院,取名渗金寺。晒经寺就此变成了渗金寺。此时,距离玄奘大师西行求法,已经过去数百年了。玄奘大师东归长安的详细路线至今是个谜团。晒经寺的故事也仅仅是个故事而已。

  玄奘大师去印度学习时,孤身一人,骑一匹老马,过瓜州葫芦河,悄然离开大唐。绝不是《西游记》中描写的那样宏大热闹。而他东归长安之路,却远胜《西游记》中的描写。玄奘大师在贞观十七年(643年)启程回国,在贞观十八年(公元644年)三、四月间抵今和田。由于,他当初是偷渡出境,再加之十余年已过,既不知国内情形,也想试探朝廷对他当年偷渡出境的态度。于是,大师写了一份情真意切的表章,详细叙述他的经历。唐太宗知道后大喜,不仅让于阗等西域诸国沿途护送玄奘东归,而且让敦煌的官员西渡流沙去迎接。玄奘大师沿着丝绸之路经敦煌、酒泉、张掖到凉州,一路上受到沿途官员民众的热情欢迎。

  人们对玄奘大师东归之路争议,就在凉州以东的路段上了。依照众多的民间传说,人们认为玄奘东归之路有两种走法,一种从凉州到兰州,再到秦州,和出发时的线路一致。另一种是经泾川而到长安,人们认为玄奘东归时,丝绸之路的威胁基本上不存在了,玄奘大师是从凉州经过景泰、靖远、固原、平凉、泾川到长安。如今,靖远还流传着,贞观十九年(645年)玄奘大师东归长安,途经靖远,在屈吴山总佛寺讲经说法的传说,后人还勒石铭记此事。

  当年,玄奘大师到长安,唐太宗派梁国公房玄龄等人出城迎接。那天,长安城内万人空巷,盛况空前。

  千年后,玄奘大师西行的故事被演绎成厚厚一本《西游记》,而他东归长安行程的谜团依旧未解。


网站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新闻动态 行业资讯 经典案例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2015-2020 内部人员揭秘ag录像_网易体育 版权所有 内部人员揭秘ag录像保留一切权力!